当前位置:qiaodan.cn情感经常在抖音里晒自己的老婆(女子刷视频刷出另一个自己)
经常在抖音里晒自己的老婆(女子刷视频刷出另一个自己)
2023-01-02

长头发、齐刘海,笑起来眼睛会弯成月牙状的程珂珂在抖音上发现了另外一个“自己”——这个叫张丽的女孩不仅外貌和自己极为相似,甚至俩人还有一样的细节:一样的美人痣,甚至一样的小虎牙。

从抖音上联系到对方后,程珂珂发现了俩人更多的相似之处:都是B型血,性格、爱好等都极其相似。诸多不可思议的巧合相重叠,3月19日,两个女孩第一次在线下见面。虽然猜测俩人会是双胞胎,但目前没打算去做DNA检测。“因为这么深的缘分,我们俩人就已经是姐妹。”程珂珂说。

发现另一个“自己”

最先发现张丽的是程珂珂的弟媳。弟媳的孩子在登封的学校上学,张丽是这个学校的老师,俩人有共同的抖音好友。根据大数据推送,程珂珂的弟媳就发现了这个长得跟程珂珂一模一样的女生。张丽会在抖音上晒自己的生活,也会晒老公、晒孩子。弟媳把张丽的抖音推送给程珂珂,一半玩笑一半嗔怪的问:“你啥时候在外面偷偷结了婚?你偷偷结婚有了娃,你咋还敢在网上晒呢?““我第一反应是,这是我啥时候拍的抖音?仔细看一下,像我又不是我。”第一次见这么像自己的人,程珂珂也愣住,在翻看了张丽的抖音号后,一直生活在河南巩义市的程珂珂,给生活在河南登封市的张丽发去了一条私信,问题极为简单直接:“你家有没有丢过一个孩子?”

收到私信的张丽,觉得屏幕那头的程珂珂是个骗子,或者是个极其无聊的网友,并不想理会,但没等到消息的程珂珂继续发来信息,这次是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长头发、齐刘海,小鼻子搭配着小嘴巴,明显是自己的样子,但自己又没记得拍过这张照片。张丽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一来二去,俩人建立了联系。在双方的沟通中,除了外貌,俩人发现彼此的相似点越来越多:都是B型血、爱吃的东西都一样;俩人留的发型都是披肩发、齐刘海;喜欢穿白色的衣服,穿衣风格偏向休闲,甚至生活在不同地方的两人还买过同一个款式的衣服。了解的越深入,俩人心里就越好奇——之前从来没听父母说过有兄弟姐妹,难道世界上真的存在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陌生人?

相见

3月19日,程珂珂第一次见到了张丽——俩人的相似度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甚至声音都相似,还有同样的小虎牙。为了验证相似度,俩人交换了手机进行面部识别——手机顺利解锁。陪同程珂珂一起来的母亲,在见到张丽后一下子泣不成声,搂着两个女孩喊“闺女”。

这时候,程珂珂的母亲才说出一个埋藏31年的秘密:作为家里的独生女,程珂珂是抱养来的孩子。“我妈哭了很久,她说两姑娘长得太像了,我妈还心疼说要是知道还有一个姑娘在外面,早知道就抱养两个了。怕她过得不好,心疼孩子。”程珂珂说,听到母亲说出自己身世的秘密,自己虽然有点惊讶,但并不觉得难以接受,“不管我是不是抱养的,我都是亲生的,因为我爸妈对我太好了,把我当宝贝一样的养到这么大,是抱养还是亲生,已经不重要了。”程珂珂说,自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7岁左右的时候,父亲一个月工资只有200多块钱,但还是会拿出80多块钱买自己喜欢的裙子;上了中学住校,自己的生活费永远都是同学里最高的。“那时候谁没钱了,我都会说,走,一起出去吃饭去。因为我爸妈给我的生活费都是同学里最高的。”这次见面,哭得最厉害,也最高兴的是程珂珂的母亲。程珂珂说,老妈一直在唠叨着一句话:“我又多了一个闺女。”

“血缘并不重要”

抱养、长相性格都相似、意外认识相见——所有人都在怀疑,程珂珂和张丽,是不是失散被分别抱养的亲姐妹?程珂珂的母亲说,把孩子抱到家里的老阿姨已经去世,所有和孩子原生家庭相关的信息都无从了解。这也就意味着,俩人想要确认是否为姐妹身份,需要去做医学鉴定。“我们没考虑过去做医学鉴定,都是网友觉得很激动,想要我们去做鉴定。”程珂珂笑声洒脱,家里人都猜测,俩人很大程度上是双胞胎,但是否去做鉴定,还没有最终决定。“她(张丽)的父母刚知道这个事,一时间接受不太了,她还在安慰父母。是否会去做鉴定,需要看对方父母的意见。”如果将来做医学鉴定后是亲姐妹,那是否会去找亲生的父母?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问程珂珂。“不会,绝对不会。”程珂珂说的斩钉截铁,“哪怕是我们的亲生父母找来,我也不会承认。因为我有自己的爸爸妈妈,他们养我小,我养他们老,他们才是我的父母。”实际上,对于和张丽网上认识,线下相见的奇妙缘分,程珂珂觉得这个奇妙故事现在已经有了非常完美的结局:张丽的生活幸福安定,自己的生活也是“相当完美”。父母健康,夫妻和睦,孩子可爱,程珂珂觉得不管是不是亲姐妹,有这样深的缘分,俩人就已经是姐妹。“如果将来做鉴定后是姐妹,那亲上加亲;如果不做鉴定,俩人还是会像姐妹一样来往;如果鉴定后俩人不是亲姐妹,那也无妨。血缘并不重要,我就认这个女孩。”说到这,程珂珂用独特的河南方言形容两岁多的女儿见到张丽照片时候的反应,“咿,我有俩妈妈!”

来源: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郭春雨